牧洋人— —写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2017-03-15 09:48
次阅读


小编说:牧洋人,汤圆签约作者,短篇小说《这是唱给你的歌》获故事大赛日冠军,《空蝉与第一人称》获短篇小说征文二等奖,《写给周先生的一封信》获“陪你度过漫长的岁月”征文优秀奖。牧洋人将写作视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她说,暂时的停止是为了更好的出发。本期,我们听牧洋人讲述她心中的那一方柔软。


以下为正文:


写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哪怕我多少次停止它,都舍不得放弃它。可能我现在正停下来歇息,但我知道,我总会再出发。


我是牧洋人,2014年7月16日来到汤圆,一晃也有几个年头了。可以说我是从短篇起家,有句话说得好“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量的积累才能达到质的飞跃。我的第一本书《这是唱给你的歌》是个短篇集,这本书我断断续续写了一年,第二个故事《你在六月盛开》同样讲述的是青春爱恋,还是以短篇故事的形式推进,去诠释我对青春的不一样理解。

 

因为我没有耐心,不会写大纲,所以我只能从短篇练手,结果一练就是一年。


偶然间看到汤圆的一本短篇集《世界和我爱着你》便突发奇想自己的短篇也可以凑成一个短篇集啊!便有现在这本《这是唱给你的歌》,喜出望外地是得到了很多的好评,这也让给我重拾了更这本书的热情,我扩展和修改了两个初中时写的小短篇。《八颗牙齿的笑容里我丢失了你》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名字,整个故事里都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她早就被注定要失去他了,仿佛从他们一相遇开始,就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有人问我在汤圆写短篇有没有前途?我笑着回答他,任何的努力都会得到回报,汤圆给予我们写作的平台,那么就会给予我们绽放光芒的机会,果然2015年的夏天它签约了,也大大的增加了我的信心。


写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要是难过了、不开心了、压抑了,只要进入写作的世界,我的心情就会被打开了,变得多愁善感。  

 

回头细想,短篇有短篇的凝练和精华所在。短篇的创作,在于短小精悍,短小说需要用最凝练的字表达出最丰富的情感,不让人有种拖沓灌水之感,精悍则在于对文字的字字要求的质感,是细心推敲之后认真体现。


下面介绍一些我一直在学习的十种写作方法,希望不止于短篇,也可适用于长篇的构造。


(一)"横切悬念,倒叙事件"这是指作者为避免平铺直叙,在小说首段就设置提挈全篇、笼罩全文的悬念,故意给读者造成疑团,以激起读者产生兴趣读下去。如1964年7月5日《湖北日报》发表的一篇《一双明亮 的眼睛》,就采取这一手法。


(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世界艺术大师卓别林有一句名言:"我总是力图以新的方法来创造意想不到的东西。假如我 相信观众预料我会在街上走,那我便跳上一辆马车去。"(引自《卓别林——伟大的流浪汉 》一书),这就告诉我们,创作结构要巧,首先要"出其不意",这是第一步。但更重要的 ,是所叙述的情节,必须在情理之中。所谓情理之中,是指这种"出其不意",与小说中人 物性格的发展合拍,合乎客观规律,合乎生活逻辑。它不是荒诞的,不是臆造的。既曲折离 奇,又理所当然。如美国作家欧。亨利的《麦琪的礼物》,就非常巧妙地作到了这一点。


(三)"淡化情节,形散神聚"这种创作法,从表面看,没有出其不意的情节,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而且平铺直叙,一直 是淡淡的气氛。但是,在这平铺直叙中,带有涌袭心灵的感情;在这淡淡的凄凉中,带有一 种说不出的人生韵味,常常是"无情"更有情,无声胜有声。如张洁写的《拾麦穗》


(四)"一箭双雕,一点两面"作者在写小说中,似导戏的导演,常常让舞台上的角色拿这样或那样的道具。好导演会利用 这个"道具",不只让一个角色,而使许多角色与这个"道具"有关系;不只让一方,而是 让矛盾的双方都与这个"道具"打交道。这样,就可以从这个"道具"身上挖掘人物心灵世 界,揭露生活本质,完成作者在这发现上的美学思想。当代英国作家斯丹。巴斯托的短篇《 二十先令的银币》就是如此。


(五)"偶然中必然,必然中偶然"小说作者要学会在生活中发现偶然中隐 藏着的必然性,学会在写小说时运用这种偶然中的 必 然性。它能引发读者寻根盘底地、津津有味地追读下去,而且能揭示生活中不易发现的本质 意义。如法国小说《项链》的作者莫泊桑,对此技巧就运用得非常漂亮。


(六)"银丝串珠,数点一线"当今现代派小说家面对某些人的精神危机,产生了恐惧感。于是他们常常用荒诞的、超现 实的、生活中还没出现的、纯粹主观想象的"抽象"物于以编织描绘——以反映他们的世界 观 .而且在写法上,从表面看,往往是分离的、意识流的、不易理解的。但是,仔细读,会发 现 ,这些小说内部是互为联系,相辅相成,彼此烘托,合成一体的。可称之为"银丝串珠,数 点一线"吧。如美国作家亨利。斯莱萨写的短篇小说《……以后》。


(七)"明线暗线——双环连套"这种小说技巧是运用文中两个一明一暗的线索,平行交*,双环连套,从一个人物引出一 个人物,从一个故事引出一个故事,不仅使两个人物、两个故事发生密切的关系,而且不断 丰富人物性格,推动主题思想深化,如鲁迅写的小说《药》就是如此。


(八)"欲扬先抑"和"欲抑先扬"法这种创作技巧是,作者把自己准备着力表现的人物,不妨先压一压,就如伸出去打人的拳头 ,先缩一缩。这样,击出去,更有力;而准备贬低的人物,则不妨先让他"威风威风",然 后,让他从"威风岭"上掉下来,便"摔"得更惨。这里,先看看"欲扬先抑"的典型 例子,它就是马烽写的《我的第一个上级》。


(九)"盆中藏月,以小见大"法用这个技法的小说,一般题材单纯,场景单一,人物较少,情节相对来讲也比较平淡。但如 何从单纯的题材和不长的篇幅里塑造丰满的形象和挖掘出较深的主题,就得"盆中藏月,以 小见 大"了。下面是作家叶文玲用此法结构的《藤椅》


(十)"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法这是讲小说收尾的技巧。故事的开头好,发展好,但最后一个音符,最后一抹油彩,最后一个标点处理若不当,也会虎头蛇尾,归之失败。因为这不仅是作品的落脚处,还需把作品最精粹的地方展现出来。


  愿你们也能把写作当做一种享受。

  与君共勉!


(小编看过牧洋人的分享后,不由得想到了之前曾看过的一小段话,顺带分享给大家  ^__^:

              我停止思考和回忆,我停止想念和幻想,
              我停止前进和执著,我这船儿顺流东西,

              就把一切都交给流水,看它会给你怎样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