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让读者期待你的故事发展 ▷上

2016-07-26 15:33
次阅读

悬念就是创造和延长预期。 让我们从创造预期开始,来学习具体在故事中创造预期的一些步骤。

1.目标


创造预期的第一步是在人物心里确定一个目标(或目的地)。一个杀手独自坐在房间里,远没有一个杀手追逐受害者来得有悬疑感;一个长跑者在角落里漫无目的地发呆,远没有他去参加马拉松比赛来得富有悬念。杀手和长跑者需要目标。一旦他们拥有了目标,我们便会忽然间想知道他们能否实现目标。预期就随之诞生了。


2.提高筹码


目标是重要的第一步。一个人出门扔垃圾也算是目标,但是这并不构成让我们心跳加速的悬念。制造悬念的方法之一是提高筹码。让我们假设清洁工每周来收一次垃圾,现在他正在门外按门铃,我们的主人公已经连续三个星期错过扔垃圾的时间了,他狭小的门厅里堆满了散发出恶臭的垃圾,如果这次他再错过这个机会,他的女房东就要赶他出门了。垃圾车已经发动了引擎,马上就要开走了。现在筹码提高了,我们的主人公出门扔垃圾这件事忽然间有了悬念。

 要考虑目标对你的人物的重要性。通过这种方法,看似平凡的目标可能变得非常重要,从而制造出悬念。他有多渴望它?他渴望它多久了?比如一个瘫痪的患者10年来一直在努力移动他的手指。第一次,他能够让它移动一英寸了。我们的心脏因此而剧烈跳动,尽管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考虑一个人物的目标对其他人的重要性,同样也能够提高筹码。让我们再看看那个为垂危病人运送血袋的快递员。对于快递员本身,这件事本身没有特殊的重要性;但是对于接收血袋的人,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因此,对于这个快递员(如果他跟大多数人一样),运送血袋的任务也变得非常重要——我们经常把别人的事情看得比自己的还重要。


3.危险


危险是增加悬念的一种有效方法。假设一个人物的目标是游过一条河。接下来让我们加重筹码:如果他过不去,就无法跟他的同伴们一起旅行了。这个场景的悬念程度是中等的。现在让我们改变场景,假设河里有许多饥饿的鳄鱼和危险的旋涡,尝试过河的人90%都失败了,他身后有一支军队正在追赶他,如果他不试着过河就会被枪毙。我们通过加大危险增加了悬念。

 当其他人物处于危险中时,也能制造悬念——尤其是在你的人物需要努力解救他们脱险的时候。悬念不一定来自我们对其他人的关心,而是来自我们的人物卷入了一个紧急的、高风险的迫切目标,关系到某些他所(理论上应该)关心的,或者某些可能给他带来危险的东西。如果你的人物在街上撞见一个人在挨打,他决心要打抱不平,那么悬念就会产生。不过,悬念本来还可以更强,因为我们不知道挨打的陌生人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他活该挨打,也许是他挑起争斗的,或者他可能恩将仇报。另一方面,如果你的人物看到挨打的是他的兄弟,悬念一下子就更强烈了。现在他不可能掉头走开,因为这与他有关。  最后,我们必须记住危险完全是观念上的。让我们感受到危险,它不一定要真实存在于现实世界中——它只需要存在于人物的头脑中。比如一个偏执狂相信有人在追他,于是开始逃跑。尽管实际上并没有人在追他,我们还是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悬念。

 

4.滴答作响的时钟


加入时间限制对于制造悬念大有帮助。一个学生参加一次考试,如果想什么时候交卷就什么时候交卷,显然不像必须在60秒之内作答那么有悬念。时钟可以用在特定场景中——比如教室——也可以用于整部作品的框架结构。一些作品——尤其是动作惊悚类作品——完全靠这种手法推进。24小时之内救出总统(《纽约大逃亡》);48小时之内找到罪犯(《48小时》);30天之内花光所有的钱(《酿酒师的百万横财》),等等。


  时钟本身并不能增加悬念——悬念完全取决于你如何使用时钟。如果人物从来不看表,滴答作响的时钟是没有用的;但是如果他的眼睛紧盯着表针的每一次移动,时钟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孽欲杀人夜》中,从第一幕场景开始我们就被给予了时间限制:侦探必须在满月之前的三个星期之内抓到凶手。从电影的第一分钟起,压力就无处不在。作家没有满足于此,许多场景中还附加有时间限制,例如侦察小组必须在报纸印刷之前的25分钟内解开一则复杂的谜语。在每一个场景中推动我们的都是时间压力,更大的时间压力在整部作品的层面上推动我们,并赋予作品以方向。

5.无能为力


最有效地制造悬念的方法之一是让人物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却无法采取行动停车场里,一名杀手向女孩走去。女孩拼命转动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车门。杀手越走越近。我们的心开始狂跳。或者一个女孩在人群中认出了伤害她的强奸犯,想要告诉其他人,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后窗》中最后一幕的悬念来自主人公的断腿;他听到嫌犯正在向他接近,却哪里也去不了。如果他能够从防火梯逃走,悬念就不存在了。

 一个人物也可以无法采取智力上、心理上或精神上的行动。例如,一个人正要打开保险箱,却突然忘记了密码:他的思维陷入了停滞。或者他不太聪明,被一个势利小人狡猾地算计了,却无法作出回应(比如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去日留痕》中,一幕主要场景的悬念就属于这种)。在心理方面,一位母亲面对陷入重度抑郁的儿子却无法帮助他,不得不看着他日渐消沉,最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精神方面,一位神父安慰一个因为儿子的夭折而悲痛不已的女人,却无法给予她心灵上的平静。在所有这些情况下,悬念都是痛苦的,因为我们希望我们的人物采取行动,他们却无能为力。

 

6.未知


假设一个人物必须走进一间地下室。在场景1中,有人告诉他当他走到第三级台阶时会有人抓住他的腿。我们的人物打开灯,下楼梯,看到那个人过来,然后在第三级台阶上抓住了他的腿。每件事都按照计划发生,这里没有悬念。在场景2中,我们的人物只知道地下室里有什么东西,可怕的东西。他必须在一片漆黑中下楼。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战战兢兢地摸索着前进。突然,有东西抓住了他的腿。他肯定会惊声尖叫起来。观众也是。实际上,这两种场景是完全相同的。但是场景2有悬念,而场景1没有。为什么?

 没有比未知更恐怖的东西了。只要我们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们几乎可以忍受任何形式的折磨。但是让我们待在黑暗中,给我们时间去尽情想象各种可能性,悬念将变得无法忍受。专家说这就是压力的真面目——对糟糕情景的预期。他们指出当我们实际经历糟糕的情景——比如说一场车祸——我们的压力等级会降到零真正造成压力的不是实际发生的情景,而是未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