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大师希区柯克教我们的五大故事法则

2016-07-26 15:35
次阅读

 希区·柯克是一位对人类精神世界高度关怀的艺术家,他一生导演监制了59部电影,绝大多数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设置悬念,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入胜,令人拍案叫绝。他的创作风格和摄影技巧令许多现代制片人倾倒,竞相学习甚至模仿他。


1.在浴室尖叫。

从波士顿到曼谷,希区柯克让1960年的全球观众在观看《惊魂记》时目瞪口呆。他在影片行进到未过半地方,就以残忍杀戮方式,将那个受观众同情女主刺杀在浴室。希区柯克在这部根据Robert Bloch同名小说改编电影里,抨击我们对于安全和隐私概念。

时至今日,影片中浴室谋杀段乱早已成影史经典。一般那个幽闭的白色浴室,是最休闲、最不设防所在。



2.将威胁放置光天化日之下

暗巷?捻着胡须躲躲闪闪的恶棍?夜深人静的墓地?雨中的鹅软石街道?鬼屋?哗哗作响的链条?栖身在钟楼里的蝙蝠?希区柯克认为这些东西都是陈词滥调的模仿。


对希区柯克来说,惊悚甚至可发生在小朋友生日宴会上,《年轻姑娘》Young and Innocent和《群鸟》The Birds相关场景。


此外,希区柯克电影暴力突发往往发生在浴室、滑雪道、电话亭、阁楼、山路等地。教训很简单:那里,无处可藏。混乱和恐怖会暴露你。另一方面,出现在希区柯克电影里恶棍常都不是面目狰狞的,他们都有极为独特人格魅力。



3. “少镜多露”。

四十年代间谍惊悚片《美人计》(1946),利用剪辑,奉献加里·格兰特与英格丽·褒曼超长“一吻”。六十多年过去,这个“吻”依旧被影迷津津乐道。

技术上讲,希区柯克之所以这么拍,仅只是为对付海斯法典。《捉贼记》To Catch a Thief, 格蕾丝·凯利暧昧而狡猾给退休珠宝大盗加里·格兰特提供他的选择,大腿或胸部,充满色情诱惑。更加具体例子是,性感间谍女郎爱娃·玛丽·森特在豪华列车上勾引加里·格兰特(《西北偏北》),“漫漫长夜,我手上这本小说我一点都看不进去,你明白我意思吗?”是的,其实我们都明白。没有任何裸露,没俗套扑倒。


4. 寄生在角色的鞋子里“百步走”

希区柯克常在新闻发布会吹嘘,他的电影将如何如何捕获观众。“我的电影会让观众汗流浃背”、“我的电影会让观众真正体验到人物处境”等。其中,最具开创性做法是,希区柯克常让他电影主人公全世界到处跑,将观众视点与主人公视点进行并置。


如: 《群鸟》,让观众像那些鸟一样盘旋在蒂比·海德莉周围。有时,观众会下意识期待她即将遭受鸟儿攻击。当她把自己反锁房间里,观众又会期待我们的羽毛朋友可将她吞噬。希区柯克并不满足仅让观众处一个旁观者立场。他要让观众强烈参与到人物所经历故事世界之中。

 

5.让观众知道得比角色更多相比粗制滥造惊声尖叫电影。

希区柯克与他那些编剧通过强化悬而未决紧张感,创作诸多在影史上叫人拍案叫绝“紧张时刻”。那部三十年代惊悚片《怠工》Sabotage(1936)中,他让一个天真无邪小男孩带着一包炸弹穿越伦敦。小男孩以为他带着只是普通包裹。但是,观众却知道这个包裹就是炸弹。而且,这颗炸弹会在一个特定时间引爆。

《后窗》格蕾丝·凯利饰演的乖乖OL正在对面屋子收集所谓证据时。观众视点是与詹姆斯·斯图尔特饰演男主角并置一起的,当观众与他同时看到嫌疑人走回屋子时,此时,观众会与男主角一样疯狂冒着冷汗——诸如此类“观众知晓,剧中人物不知晓”情节设置在希区柯克电影俯首皆是。


其实希区柯克对于悬念的解读,

还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这样一个故事:

【两个人走进一个屋子,坐下来谈话,

突然桌子底下的炸弹爆炸了。】

 

换成另一种叙事手法:

【在走进屋子前,

观众首先看到一个凶手进屋子将炸弹藏在桌子下,

接着两个人走进屋子却没有发现炸弹,

仍然坐下来谈话。】

 

希式悬念可以用希区柯克的名言解释——

炸弹绝不能爆炸,炸弹不爆炸,

观众就老在惴惴不安。